大关县人民法院 > 法院要闻

正文

那三年

2019-08-27 17:16:20 来源: 本站

与他邂逅,是三年前的那个盛夏。一个人,一个行李箱。脚下是向往多年的自由之路,箱里是千里远方拉回来的梦。

北半球的8月,酷热不堪,无比清透的蓝天下,遇见小城。来不及开始一次毕业旅行,来不及陪同学好好喝一场散伙的酒,来不及和好友去海边好好吹个海风。一切都那么着急,马不停蹄的奔赴工作岗位。从学生妹转战职场,我一直以为应该是有彩排的。年终总结时,我差点哭了,怎么都又过了一年,我什么都没有计划好哩,稀里糊涂的过了一年。第二年年终总结,我却来不及感概时光匆匆,但我还是向往瞅时间好好计划生活,却,第三年年终眨眼可能就过了。

这三年,好匆忙,除了等待心中的玫瑰开放是漫长而煎熬而漫长的。

万家灯火,市如沸,却感觉漂浮在世外,不定不归。像朝朝不落的笔架山腰的浅云。窗外,刺过雨幕透来酒水场嘶叫般的歌声,谁不曾是在反弹内心挤压的某些东西呐!    

是言岁以大穰,此三载,吾何如?

一切都太快,太着急。雨忙着下,面容忙着苍老,世事忙着剧变,我真的看不懂。眼眶比彻夜雨的空气还湿润,更加看不透,来时的梦。

 

(作者:邓丽娟)


技术支持: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